•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明年 河南公办幼儿园生均拨款3000元至1万元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12-06 11:11:26    您是第7位浏览者


    昨日上午,省教育厅、省财政厅联合召开“关于完善学前教育经费投入机制政策解读视频会议”,就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积极扶持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作出具体部署。

     

    目前,学前教育仍是公共财政投入的薄弱环节,普惠性资源总量不足、公办幼儿园运转困难、教师队伍不稳等问题还普遍存在。今年11月27日,省政府办公厅正式印发了《关于完善学前教育经费投入机制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一文件的出台,意味着我省补齐了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公共财政保障链条的最后一环。

     

    根据通知,2018年春季学期开始,我省将确定公办幼儿园生均财政拨款基准定额。其中,市级幼儿园5000元,县(市、区,含乡镇及以下)独立设置幼儿园3000元,特殊教育幼儿园和随班就读残疾幼儿园10000元(含民办)。

     

    据介绍,生均拨款所需资金由同级财政安排,纳入年度预算。定额是最低标准,目前实际执行标准高于基准定额的地方不得降低;另外,拨款基准定额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逐步提高。拨款主要用于学前教育人员经费、保育教育业务和后勤服务等运转支出;不得用于发放超出基本水平的绩效工资,不能用于建设、对外投资、偿还债务、对外捐赠等。

     

    记者了解到,对于教育部门认定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发展,我省也明确了奖补政策。通知确定,将按照每生每年不低于200元的标准设计奖补资金,支持其改善办园条件和提高保教质量。奖补资金优先用于教师的“五险一金”、工资福利和培训支出;同时,鼓励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积极扩充资源,每新增1个标准班按照市辖区不低于7万、县(市)及以下不低于5万的标准给予一次性奖补。

     

    针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奖补政策,省教育厅要求各地及时出台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具体认定标准及管理办法,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认定工作。

     

    另外,省财政将从2019年起通过专项转移支付予以奖补引导,对落实政策出现财力缺口的地方予以补助。省级财政、教育部门还将设立支持学前教育发展专项资金,由各地统筹用于实施学前教育规划。

     

    擦亮幼教的公益底色

     

    12月5日上午,省教育厅、省财政厅联合召开“关于完善学前教育经费投入机制政策解读视频会议”,就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积极扶持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作出具体部署。会议明确,我省将从2018年春季学期起完善学前教育经费投入机制,确定公办幼儿园生均财政拨款基准定额,并完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财政奖补政策。

     

    幼儿教育作为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重要意义毋庸赘言。近年来,幼儿园收费不断高涨,更有甚者,某些幼儿园的收费标准竟然远远超过大学。最基础的教育服务,却要付出几乎最昂贵的代价去购买,难免令不少普通家庭陷入烦恼。在这样的背景中,省政府办公厅于11月27日正式印发的《关于完善学前教育经费投入机制的通知》可谓意义深远,由此意味着我省补齐了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公共财政保障链条的最后一环。

     

    尽管幼儿教育具有公益属性,但毕竟不属于义务教育,如果没有适量的财政投入做保障,就有可能出现两种情况——要么是收费标准过高,家长难以接受;要么是收费标准过低,幼儿园难以为继。保障公办幼儿园的财政投入,不仅有利于维护其运行发展,而且有助于强化其市场主导地位——只有真正体现出幼儿园的社会福利功能,才能促使公办幼儿园有能力将收费标准拉回到大众可以接受的范围。坚持政府主导、加大财政投入,在此基础上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提供“广覆盖、保基本”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这是解决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的关键,也是相关政策密集出台的用意所在。增加公办幼儿园数量、确立其市场主导地位,对于规范幼儿教育事业的发展,以及体现幼儿园的社会福利功能有着重要的意义。不过,这种规划毕竟是一项系统而长期的工程,在此之前孩子的入园需求应该怎么解决?

     

    此番“新政”同样给出了答案——省教育厅要求各地及时出台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具体认定标准及管理办法,对通过认定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综合奖补、减免租金、派驻公办教师、培训教师、教研指导等多种方式予以支持,逐年提高普惠性民办园比例,提升办园水平和保教质量。相比起扩大公办幼儿园的覆盖范围,为民办幼儿园的发展提供便利同样意义非凡,而且更容易实现平抑收费。毋庸讳言,民办幼儿园目前发展的最大瓶颈在于“高标准严要求”,其办学条件要求与评估标准与公办幼儿园相差无几,却很难享受到相关财政补贴。民办幼儿园在提供相同教育服务的同时,实际上承担着更大的成本压力,而这些成本最终还是要分摊到家长头上。于是,一些条件好的民办幼儿园收费高企,条件简陋者则藏身于隐蔽地带,留下安全管理的诸多隐患。

     

    在公办幼儿园暂时无法满足市民全部需求的现实背景中,为民办幼儿园提供更大的生存发展空间就显得格外重要。有了公共财政的强力保障,意味着民办幼儿园将可以与公办幼儿园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一较高下,从而促进幼教事业整体健康有序发展,公众也将因此享受到更加质优价廉的基础教育服务。更为重要的是,切实承担起成本分担的责任之后,政府可以更为直接地针对幼儿园收费等敏感问题展开监督管理,逐步取缔那些不规范幼儿园。不规范幼儿园之所以屡禁不止,关键在于其收费相对低廉,如果幼儿园的整体收费能够有所回落,不规范幼儿园显然将会失去生存土壤,不仅政府监管的难度会大大降低,而且也能倒逼不规范幼儿园自身实现“转型升级”。

     

    timg.jpg


    来源:大河报

    相关展会